無業堂舅父涉嫌於旅行期間強姦其姨甥女一案,發生惹人爭議嘅辯論。辯方律師指出:「入咗少少係咪唔算搞?」引發全城怒罵! 

辯方質疑上次審訊不認有男友

辯方續盤問及質疑X的誠信,包括X之前不認有男朋友,只形容有一名男性友人,又不承認二人有攬錫及摸胸等親密行為,X解釋說:「(當時)唔知愛情係咩,當好感就係鍾意⋯但𠵱家睇返都係拍拖」。

辯方讀出X與男友的短訊,X當時問男友﹕「咁人哋問我有無性經驗呢?點算?」男友稱:「答無。」X則以一個笑臉的表情符號回應,男友之後再答:「答有囉,大不了一齊死!」X今在庭上重申當時並沒有性經驗,而且不認為拍拖一定會有性經驗,又指「屋企教我要潔身自愛」。X又指,她認為當時不算拍拖,亦沒有與「男友」發生性行為。辯方追問她,是否怕男友會被控與未成年少女非法性交,X反稱:「都無做過,點會畀人告?」

辯方又質疑她揑造遭被告強姦,又指她事後從沒向父母及其他親戚投訴遭強姦,X逐一否認,並說:「我無!揑造嘅話,唔使搞到自己咁辛苦。」
辯方指事主提過「下次」

女事主X的母親供稱,事件被揭發後,眾家人開了一次家庭會議。辯方律師盤問時即讀出該會議錄音的部份騰本。辯方指事主母說:「你對姨甥女夠膽死咁樣,你下次做殺人犯強姦犯都得嫁啦。」質疑x母親用「下次」即不認為這次事件屬強姦。X母稱當時在罵人,有情緒,又指這只是比喻。

爭辯「入」多少才算強姦

律師又指,X母曾說:「佢(指被告)做到咁樣,難聽啲講同搞左無分別。」再質疑當時x母並沒有認為被告「搞」X。X母解釋,女兒跟她說被告陽具是進入了女兒下體一吋,並持續了一段時間。辯方則再問:「入左少少係咪唔算搞?」X母不同意,認為同完全性交「無乜分別」。

事主父對未能保護女兒感自責

案件下午傳召X的父親作供。X父指事件被揭發後,便與妻子一起問女兒發生了何事。X父稱他聽後覺得好自責,因他當時同住一棟酒店,但未能保護女兒。其後他便問女兒事發時所穿的內衣褲是否已經洗了。女兒稱仍在,事主父便用保鮮袋將內衣褲袋好。

 

現年27歲的被告被控強姦、與16歲以下少女非法性交的交替性控罪及非禮三罪,被告只承認非禮罪。女事主X 前年農曆新年期間與父母及53個親戚到泰國「家族大旅行」,年輕堂舅父涉嫌上床與少女同睡,並在少女熟睡摸她胸及陰道,之後更疑將她強姦。少女受驚,不知如何反抗,醒來又發覺內褲遺下「黐立立」液體。回港後,少女生怕影響家人關係,未有即時告知父母,惟堂舅父反主動問她:「噚晚正唔正呀?」X事後向女友人及男友講述事件,男友將事件告知X母,X母之後與家族其他成員開會,惟會議沒有進展,最後決定報警。

 

案件編號﹕HCCC138/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