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一宗元朗小巴恐怖車禍令4個家庭頓失摯親,趕上班嘅49歲單親媽媽孫秀芸不幸地在呢場橫禍中斷魂 … 這亦改變咗落選港姐工藤佑采嘅一生。

現年25歲嘅工藤佑采,原名大谷美樹,就係車禍死者孫秀芸嘅獨生女。當年嘅車禍亦揭開一場始亂終棄嘅港日愛情悲劇。


(工藤佑采親生父母)

據美樹舅父孫振榮稱,美樹父親係日本人,叫大谷裕志,當年係日本東急百貨公司派駐香港嘅高級職員,在日本有家室,但在港卻戀上了下屬美樹媽媽,後來仲有咗 BB。美樹媽媽唔敢將有咗 BB 件事情同自己屋企人講,佢靜雞雞搬出去同嗰個日本人同居,之後就生咗美樹。

好景不常,美樹10個月大時,日本東急百貨公司突然結業撤出香港,嗰個日本人竟然丟下美樹兩母女,自己一個人返回日本同正室繼續生活。自此美樹媽媽同嗰個日本負心漢斷絕了聯絡,兩母女惟有搬到山景邨,十多年來嗰個負心漢一直不聞不問,兩母女相依為命,靠領綜援生活。

到美樹大個啲升中學後,美樹媽媽就開始出去打散工,之後仲係羅湖免稅店揾到份 Sales 工做,月薪萬幾,雖然僅足餬口,但唔洗再靠領綜援維生。美樹媽媽獨力養大女兒,一直好辛勤工作,車禍前,美樹將升讀中四,而美樹媽媽更獲晉升為主管。當兩母女生活好像漸入佳境之際,詎料美樹媽媽又突然遭橫禍,剩下孤女美樹一人無依無靠。

慘劇發生後,社署擔心16歲嘅美樹一個人無法照顧自己,因此暫時安排她與舅父同住。不過,美樹希望可以繼續住在山景邨的公屋,因為自小與媽媽在該處生活,山景邨留給美樹很多回憶。

在美樹眼中,媽媽是一位關懷備至的好媽媽:「媽咪知道我鍾意學畫畫同拉小提琴,會死慳死抵籌錢畀我學,好錫我 ……」對於將來,即將升讀中四的美樹亦不知如何打算,只想完成媽媽的遺願,「媽咪一直想供我讀完大學畢業,我唔知以後點算」。她希望不會被房署要求調遷,繼續居在擁有兩母女共同回憶的地方。

舅父振榮話﹕「美樹成績一般,但很堅強,裝出沒事的樣子,很少哭出來,我們倒希望她痛哭宣泄。」

美樹如今無父無母,無經濟能力,在舅父家暫住,她說﹕「我從未見過父親,只看過相片。」她擔心會失去公屋單位,「我想繼續住下去,這裏住了很多年,留下很多與媽媽的回憶。」她不想從此投身社會工作,並希望完成學業,故請求房署網開一面,讓她繼續留在母女的安樂窩。美樹稱會向社署求助,亦希望社會人士伸出援手,助她面對未來生活。

警方稱,會主動協助美樹尋找父親下落。日本總領事館職員獲悉消息後,稱會向駐港總領事提交詳細報告,並稱美樹如有需要,可向館方提交父親的詳細資料,但如想尋人,便必須聯絡日本當地政府。

2011年美樹18歲,真係女大十八變,成個人靚咗,佢以英文名 Miki 開始當 Freelance Model,接私影 Job。

2018年美樹25歲,改用一個全新身份工藤佑采出現參選香港小姐。美樹接受《香港01》訪問時,對自己的新身份作出了解釋,美樹說:「爸爸係日本人,媽媽係香港人,我基本上都係喺香港住,暫時唔會諗返日本住,因為我本身日文都唔OK,返去生活都幾困難吓。其實我好細個已經想參加香港小姐,不過十八、九歲嗰陣太細膽,到今年先鼓起勇氣,我對自己最自信就係我嘅自信心。」

美樹話自己父母雙亡,香港親人無聯絡,十八、九歲已經要自己一個人生活:「我好早已經出嚟做嘢,所以而家要讀返書,喺大陸讀工商管理,嗰時我就係幫我提名人做助手,執吓嘢、跟吓客、訂吓位咁樣。」

對於父母已經不在自己身邊,美樹話已經習慣了,並不再傷感。但自己一個人住,總都會覺得寂莫,唯有約朋友食飯。她還表示:「而我自己都會處理晒所有家頭細務,雖然唔算好完美,不過都過得去。」

下頁:  2009年7月27日蘋果動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