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只得20歲嘅未婚媽媽 Qube,18歲時已經同前度男友生咗個女,兩人相處後先發現性格不合,所以生完無幾耐就和平分手。到2017年尾,Qube 同咗一個23歲就做到倫敦金總裁,但專呃人錢嘅賤男阿霖拍拖同居。直至今年六月,Qube 發現自己有咗,佢同賤男講完之後,賤男竟然玩失蹤。

Qube 話:「今次有咗一半意外,一半計劃啦,我最初問過佢想唔想要BB,佢話想要架。」但當真係同賤男講有咗,佢就即時變臉話:「現在未係時候,話自己未有經濟能力,又話未想結婚,未玩夠,唔想受束縛,之後又話家人反對,因為我本身有個女。」Qube 又話:「七月尾時叫過佢不如搬嚟我屋企住,或者大家各自做嘢,一齊養大個BB。」賤男聽完 Qube 建議後,話返去同屋企人商量、再考慮下,點之第二日就 block 晒 Qube 嘅電話、Whatsapp、facebook、IG、微信等通訊方法… 潛水玩失蹤。

Qube 唔忿氣被?完鬆,曾經試過喺 Facebook / IG 公開搵過賤男,又試過喺朋友配同下,去元朗圍村揾個賤男。但去到圍村,賤男屋企人唔肯開門,佢屋企人話賤男嘅事,佢哋唔會理、唔會插手,要找佢嘅話,就用自己方法,唔好再騷擾佢哋。之後賤男屋企人有再用 whatsapp 聯絡 Qube,叫 Qube 去落仔,費用由佢哋負責。不過 Qube 唔想再落仔,因為一早已為個賤男落過一次,個賤男仲應承過佢「如果下次再有BB,一定會負責任生個佢出嚟」,但最終咪走數,仲潛埋水。結果 Qube 要自己一個面對懷孕問題,佢話:「好徬徨,唔知點算好。」

到今日已經有咗四個幾月,Qube 剛剛辭咗份文職工,下定決心將BB生出嚟:「依家只係想好好咁將BB生出嚟,會去法庭拎返應得嘅生活費,個BB係佢嘅,佢應該負上一半責任。」但 Qube 承認會擔心日後生活:「所以我都揾咗好多社工,睇下有咩建議,盡自己能力去養。」

將來呢個 BB 出世,一個廿歲出頭嘅女仔即係要帶住兩個唔同老豆嘅小朋友,Qube 話:「都會擔心兩個小朋友唔同爸爸會有人閒言閒語,不過都無辦法,生咗都無可避免,唯一可以做,就係盡量保護佢哋。」

講到將來再找男朋友,Qube 就話:「其實有兩個小朋友已經足夠,以後拍拖機會,有就有,無就算。」

 

下頁: 有 Qube 喺 Facebook 原文及最近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