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,25歲,從小在深圳長大,現在是一名美國陸軍空降兵》

我從小在深圳長大,於2018年在美國參軍。

在經過了基礎訓練、技能學校,和傘兵學校的訓練後,我現在正式於傘兵單位服役。

出國前,我在深圳讀書。

當時的我是一個標準的宅女,最大愛好是cosplay,體育運動一概不參與,倒是練就了一身攝影、做衣服、做道具之類的實用技能,並且學習了日語。

因為非常喜歡動物,我還養了很多寵物蛇和蜥蜴。

在國內即使紋身屬於比較不受待見的文化,我依然對它著迷不已。

在年齡到達十八歲以後,我便送給自己一個滿背和一個花腿紋身。

現在想起來,我確實從小就比較異類。

 

高中畢業以後,我原本計劃留學日本。

暑假的時候,由於美國的親戚邀請我去玩,我便申請了洛杉磯一所基督教學校的暑期語言課程,獲得了停留時間較長的學生簽證。

最後因為喜歡美國文化,我決定暫時留在美國上學。

作為一名藝術生,那時候我夢想從事的職業是野生動物攝影師,沒想到後來先是做了平面設計的「社畜」工作,現在又一百八十度大拐彎參了軍。

我從小膚色就挺黑,以前在國內的時候,常常遭到父母、親戚、同學嘲笑。

這讓我很懊惱,甚至一度試圖美白,還會用美圖秀秀把自己的照片弄白,結果往往是更醜了。

到了洛杉磯這邊,我發現大家都在努力曬成「古銅色、小麥色的皮膚」,我的膚色一下子顯得特別正常,看上去就像本地人一樣。

從此我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。

憑什麼白才是好看?我不僅不要美白,還要再P黑兩度。

在美國這種地方生活,隨便去哪裡都要十幾分鐘的高速公路車程,總要有交通工具的。

最開始我只是看摩托車都長得挺帥,又便宜,於是就花幾千美金買了自己的第一台摩托車。那是一台二手的川崎636。

隨著騎行的開始,摩托車漸漸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除了摩托,我還在學習科學減肥的過程中,機緣巧合認識了一位泰拳博主,隨後開始接受系統的泰拳訓練。

說到運動,除了我來美國後本身就有涉獵的復合弓、長板、徒步之外,我也嘗試了攀巖、沖浪、雪地摩托和射擊等等戶外活動,並於17年第一次完成了斯巴達勇士賽。

 

參軍,其實是個拍腦袋的決定。

在美國,很多人是把參軍當作職業在考慮,因為工資福利確實挺好的。

不過我個人更多是覺得,這是一種很挑戰自我的經歷。

我有很多朋友都有參軍經驗,有的人甚至現在還投身在非洲野生動物保護的第一線,令我嚮往不已。

所以,通過一位陸戰隊退役的朋友認識了一位陸軍征兵官後,我難免有些心動,就決定報名參軍了。

當時我想,最不濟,這也是一個不但不收錢,還給你發工資的減肥營,並且還可以免費學打槍。

現在看來,雖然減肥和打槍都進行的不怎麼如意,倒是免費學了跳傘。

以前在國內的時候,我是不符合徵兵條件的,首先近視超過100度就不達標,別提我還有兩個堪稱巨型的紋身。

所以我壓根就沒考慮過參軍這件事。

美國對參軍的性別和身體要求都比國內低很多,當兵本身沒有太大難度,比如陸軍就是從17歲到34歲都可以報名。

報名後,我先是通過了文化考試和體檢,隨後就開始了新兵訓練生活。

美軍新兵訓練分為兩個部分,前半部分是9周的基礎訓練,後半部分是技能學校,學習特定兵種技能。

這是訓練開始前的兩天,我在「接收處」接受各種檢查,整整兩天幾乎沒能睡成覺。

進入基礎訓練營以後,我的生活就都被訓練填滿了,早上五點半集合,到晚上七八點才結束訓練。

學習的內容涵蓋了體能、格鬥、射擊、怎樣應對毒氣、繩索速降、以及戰地急救等等各類科目。

很多人可能覺得這對女孩子來說是難以想像的,因為美軍是男女一起訓練的,並且這些體能訓練動輒就是10英里(約等於16公里)的武裝越野行軍。

不過對我這個常年健身打泰拳,有事沒事戶外跑的人來說,這些並沒有太大難度;真正難的是和身邊幾十個大多是十八歲高中生的隊友朝夕相處。

基礎訓練營的生活是規矩最多的。

為了培養集體觀念和紀律性,宿舍是四、五十人一間,而且還要沒收手機,每天幾乎只有洗澡後的時間是自由的。

等到基礎訓練結束時,我終於有機會拿回手機自拍。

之後我就進入了技能學校,開始接受「高級單兵訓練」。

技能學校明顯比基礎訓練營自由了不少,宿舍變成了兩人一間,每天吃完晚飯就是自由時間,周日還可以自己出去玩,而且允許使用電子產品。

這是我室友。她人特別好,明明比我小好幾歲,卻一直在照顧我,經常主動打掃衛生。

我跟她聊天才知道,她老公是個沒有身份的墨西哥移民,沒有工作,現在全家生計都靠她當兵維持。

 

經過基礎訓練營的體能訓練,我在技能學校就更加遊刃有餘了。

不過對大多數人來說,三天的野外演習,仍然是身心承受力的挑戰。

我們整整穿了三天防彈背心、戰術背心、頭盔、防毒面具、護膝護肘加上水袋和M16槍支,全身的裝備就有七八十斤,還要背著它們天天跑來跑去,令人身心俱疲。

一般人去野營都是住帳篷,然而我們是天天睡地上。

第一天晚上,我就數出身邊有不下六七種蜘蛛。

旁邊的一個18歲的女孩從第一晚就開始瘋狂尖叫,到第二天晚上,她自己撿了個樹枝,看到蜘蛛就默默念叨:我不要弄死你,是我們進了你家,你走吧,然後給蜘蛛挑一邊去了。

這兩包「MRE口糧」,就是我第一天在野外的早飯和午飯。

這種美國陸軍的野戰方便食品,最早由於太難吃,曾被吐槽為「敵人也拒絕的食品」。

現在口味已經有了改良,不過就是太容易長胖了。

比如味道不錯的「亞洲燉牛肉」菜單,除了牛肉,還有麵包、彩虹糖、花生醬、黑莓醬、巧克力奶。

等到最後一次體能測試,我得了358分的高分,比滿分300分還高出58分。

而第二名是310多分,讓我感覺自己在吊打整個營的小朋友。

體能測試和課程考試的高分,也讓我以第一名的成績從技能學校畢業,獲得了「鋼鐵戰士」和「榮譽畢業」的稱號。

隨後我就來到本寧堡陸軍空降學校,接受更加緊張的訓練。

第一天報道的時候,我們兩男兩女一起下了飛機。兩位同行的小哥目測加一塊也就二百斤出頭。

小哥先去了趟宿舍,回來告訴我們,裡面軍種多樣,甚至不全是美國軍人,各個身材壯碩,面相不善。

他倆瑟瑟發抖地找到了最後一個空櫃子,可能要被迫共用一個櫃子了。

我和另一個女生惴惴不安地進了女生宿舍,結果驚喜地發現,八十個床位一共還沒八個人。

空降學校的訓練目標是,三周後就要保證完成至少五次成功的傘降,其中包括夜降和夜間戰鬥裝備傘降。

因此每天的訓練格外緊張,平均時長達到10-12個小時,中間還沒有休息時間,甚至連飯都吃不上。

有時早上三點集合,到晚上七點才放人吃飯。

熬過了地面訓練後,我就迎來了人生的頭兩次實跳。

第一次傘降時,我和隊友們坐上運輸機,到達了300米以上的高空。

艙門開啟,呼嘯的風聲席捲而來,昏暗的機艙被日光照亮。

我腿軟到不行,但還是硬著頭皮閉著眼跳出艙。

下墜的第四秒,降落傘到位的拉扯力讓我睜開了眼睛。

由於傘兵的滯空時間非常短,我們並不能真正控制降落傘降落的方向,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摔進泥坑。

等到第二次傘降,我終於敢在出艙時睜開眼睛。

出現在眼前的,是粉紅色的絕美夕陽。

說實話,之前我一直感覺自己就是參加了一個超長的酷炫版夏令營,但是那天讓我覺得,決定當兵,真是太好了。

聽起來是挺酷的,不過更多的時候,跳傘其實是個令人崩潰的過程。
首先要攜帶近50斤的T11降落傘包跑步,跑完還要排隊接受各種裝備檢查,整個過程大約有兩三個小時,加上等待飛機和坐飛機的時間,可以超過六小時。

最痛苦的的是,穿上裝備後就不能上廁所了。

有一次,我一天內跳了三次傘,整個訓練竟然達到了20小時。

最後一次準備跳傘的時候,我的思維已經完全麻木,只想跳下去尋求解放的快感。

但跳傘之後,我們還要帶著上百斤的裝備和降落傘跑步趕往集合地點,然後寒風中瑟瑟發抖,等到所有人集合完畢,確認沒有缺人才得以坐巴士回到訓練區。

在一次全天訓練中,我白天跳完傘跑到集合的地方,肩膀就已經勒成這樣了,而晚上還要再進行一次夜跳。

不過比起其他人,我已經算是運氣不錯的。第一天跳傘,我除了手刮傷,頭在地上撞了一下之外,居然毫髮無傷。

 

但是回到營地,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傷員,有摔斷腿的,脖子被傘繩劃的,臉在地上撞的,扭到腳的,摔到胳膊的。

視力也是一個麻煩的問題。我近視不是特別嚴重,只有一百多度。

所以跳傘的時候不讓戴隱形眼鏡,我裸眼也可以跳。

可是度數高的人就比較淒慘了,幾周訓練下來,大概有五六個人摔碎了眼鏡,比如這個海軍陸戰隊的小哥。

在如此高強度的傘降訓練下,每天的夥食還全是MRE。

我就這樣堅持了三周,終於成功拿到了象徵傘兵的「自由之翼」勛章,正式成為一名合格的陸軍空降兵。

回想訓練的這段日子,最令我感到驕傲的是,真的完成了自己也很害怕的事情。

2018年年底,我被分配到傘兵單位正式上崗了。

第一次來到下雪的地區,讓生活在洛杉磯的我很不適應,從宿舍樓道望出去總是冰天雪地。

冬季軍裝光是衣服就重了十斤,發了兩條面罩、三雙靴子、六個水壺,還有足足十雙不同的手套。

正式上崗後,我的生活其實跟別的打工族差不多,就是上班、下班,和訓練。

每天早上五點起床,晨練後九點才上班,工作有雙休,而且節假日還特別多,各種紀念日都會放假,每月兩次按時發工資。

只不過和上班族比起來,我們訓練的內容可能更硬核一些,比如需要頂著零下十幾度的氣溫,趴在雪地裡射擊。

 

正式上崗後我們跳傘其實並不太頻繁,但依然需要早上四五點便集合。

在這邊的第一次跳傘也是我第一次看見極光。

飛機下面是一片茫茫冰原。

左邊的安全員會挨個拍大家的腦袋,拍到誰,誰就該跳下去了,於是肉眼可見飛機上的人一個一個地減少。

訓練了一天以後,回到宿舍我就已經凍癱了。

如今的正式宿舍要比之前好很多,房間可以自己裝修佈置,而且還配備了廚房和浴缸。

美軍的生活其實要比大家想像中豐富許多,下班後的時間和各種放假周末軍隊都不會插手。

雪地摩托、攀雪山、滑雪、冰釣我已經玩了個遍;想休息的日子也會在宿舍裡看看動畫新番。

休息的時候,我還喜歡自己做飯改善生活。

有一次想吃餃子,可是宿舍沒有搟面杖,於是我就用M4槍管當搟面杖了。

不僅如此,我還自創了 「食堂打包升級泡麵」、「行軍毯酒釀湯圓」、「M4槍管手搟面」、「沒有電飯鍋抓飯」、「餐刀做架子蒸蛋」等等宿舍特色食譜。

這是我在阿拉斯加機槍協會參加槍展的照片,現場槍的種類多到數不過來,那個展示用的木架子也是我現場建起來的。

出國前我曾經cos過帥氣的退伍軍人角色,不過現在,這已經成為了我的真實生活。

如今,網友們喜歡管我叫「才哥」。

說真的,這麼硬核的生活方式,在以前的我看來,可能也是不可思議的。

我小時候並沒有受到過什麼性別歧視的教導,但是刻板印象就不知不覺地套在了自己身上。

記得差不多是十年前,我剛剛上高中的時候,被外國人誇「strong」,把我氣得夠嗆,當時我想:怎麼能說女孩子壯呢?這不是罵人嘛?

但是後來的我慢慢找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,開始發現強壯也是一種性感。

但是隨著我逐漸放飛自我,社會似乎並沒有隨著我開竅而改變太多。

這幾年我面對的質疑其實越來越多:

女孩子怎麼騎摩托車?多危險啊!

女孩子怎麼紋身?以後怎麼嫁人!

女孩子怎麼練泰拳?男的都打不過你!

女孩子曬那麼黑,醜死了。

之前甚至收到過私信,說「你這樣在中國能嚇跑半條街的人」。

說實話我也懷疑過,動搖過。

但是我還是決定遵從本心,努力去不受束縛。

 我希望能讓大家看到這樣一個可能性:無論想要怎麼樣的人生,我們都可以努力去實現。
Lo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