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於機場任職保安的26歲廚工梅錦添,涉於2017年4月至9月間透過交友App SweetRing / Instagram 分別認識3名女網友,並於2017年4月30日在旺角維多利亞酒店企圖強姦21歲女大學生 Q、於2017年9月24日與33歲女文員 R 在旺角富城賓館性交後強迫肛交,並於2017年9月27日在31歲單親母親 P 住所強姦對方。三女網友事後在 Beauty Exchange 討論區提及自己遭遇後互相聯絡,最後在2017年10月3日一齊報警求助。廚工則否認企圖強姦、非禮、未經同意下進行肛交及強姦共四罪受審。

被告透過 SweetRing 化名「邱比特」認識 Q ,兩人相約於2017年4月29日在旺角創興廣場 Club Legend 酒吧約會,兩人到達酒吧外時,被告陪同 Q 到櫃員機提款以支付入場費400元,期間被告問及Q 的職業時,被告自稱是「油尖旺反黑負責掃黃掃賭掃毒」。至翌日清晨5時,兩人離開酒吧,被告聲稱與家人鬧反,要求 Q 陪伴。Q感到頭暈,被告稱帶她休息,Q 其後看到維多利亞酒店感到不妥,遂緊抱燈柱拒絕向前行,被告大力拉 Q 進入酒店,Q 感到暈而坐在接待處,被告辦理手續後拉 Q 入房。

控方指被告推Q落床,不斷吻其臉及頸,並用上身壓住Q,一手企圖脫去其牛仔褲,另一隻手則撫摸其私處。Q 指自己唔想和被告性交,因為仲掛住前男友,所以一直哭泣。

被告:「你可唔可以唔喊?」

Q回應:「你想強姦我,點解我唔喊?」

被告:「我無強姦你!」

Q:「咁不如我俾錢你,你放我走啦!」

被告即時停手並取去 Q 銀包,但發覺 Q 銀包內只有一百元,繼要求:「過番1,000蚊我!」

Q 應承被告會轉帳一千元給被告,被告提醒 Q:「我係當差嘅,我好熟法例,我帶你上酒店唔算犯法。」

被告隨後將銀行卡給Q拍照,着Q入數給他後離開,不過 Q 之後沒有過數。


另一名事主 R 於2017年8月透過社交媒體 Instagram 認識被告,8月中透過 WhatsApp 傾談,被告自稱是「政府流動保安」,負責掃黃、掃毒及掃賭,並傳送附有警徽的警察記事冊相片,故R相信被告是警察。

控方續指,被告多次相約R出外飲酒均遭拒,並稱「想認真拍拖」。直至2017年9月16日,R 應承到 Club Legend 飲酒,兩人甫見面,被告稱沒有錢,要求R付380元,又向R稱「掃毒,靠酒吧人俾料我」。直至凌晨4點,兩人離開酒吧,R要求被告歸還380元不果。

直至9月23日,R與友人到尖沙咀飲酒,並 WhatsApp 被告到旺角。至翌日清晨5時,R酒醉及嘔吐,被告帶她到賓館,兩人同意性交,其後被告要求肛交,R拒絕但不果,被告完事後再與R性交。


2017年8月24日,31歲單親母親 P 與透過 SweetRing 認識自稱「肥仔邱比特」的被告,兩人透過WhatsApp對話,被告透露職業是「Force」及傳送有警徽記事册的照片。至9月26日,被告相約P飲酒,翌日凌晨 P 酒醉,被告送 P 回家,並要求留宿,P拒絕,但為免寵物狗吠聲騷擾鄰居,遂讓被告入屋。

控方指,被告入屋後洗澡,其後到P的睡床上,P推開被告不果,被告稱「好愛你及會負責任」,由於P不欲吵醒女兒不敢大叫,其後遭被告強姦。不過數分鐘後,被告稱「出唔到」,之後入睡。被告其後離開單位,P 發現1,000元不翼而飛。P 又透露她現已結婚,另再育有一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