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名受害人講述受騙經過 (壹週刊)

受害人A小姐(化名)首次赴約,便被賤男帶往時鐘酒店開房,還在不自願的情況下,遭賤男用手機暗中拍下性愛片段和裸照。其後每次約會,女方都必須同意與他性交,才可見「男友」一面,完事後各自回家,否則賤男儼如「人間蒸發」。她原本被賤男的俊朗外型,及助養兒童的善心吸引,但雙方維持戀人關係長達3年,僅見面不足20次,最長相隔3個月才見一次,她發現「男友」行為相當奇怪。

「佢要求我嚟M前後,都要講聲佢知,然後答應佢去開房,先至可以見面,我覺得似約炮。我好唔鍾意呢種關係,都唔似街上啲情侶,好唔正常。」她更怒斥賤男行為變態,包括向她強逼飲尿、要求玩3P,經期時仍要求性交,性交時不僅向她扯頭髮、拍屁股,略施暴力,甚至強調她模仿AV電影女主角的姿勢動作,「嗰啲全部都唔係我自願想做,係佢夾硬逼我做,佢仲每次都一定要偷拍我裸露。」

此外,兩人拍拖期間,賤男更以計劃結婚為名,要求A小姐代他到銀行借貸,連同賤男網購的卡數,共欠債20多萬元。A小姐因薪水不高,備受經濟壓力,她亦不敢告訴家人,導致與家人關係變差。「我每次叫賤男還錢,佢都用唔同藉口拖延,而佢還錢定義係每月最多只還一百幾十,咁樣還到死嗰日都未還晒!」她一度委托律師追討,依然無效。

去年底,A小姐原本向賤男追債,雙方在土瓜灣傲翔灣商場,最後一次見面,沒料她抵達後,不知就裏被帶到一格傷殘人士廁所,復被賤男強行脫去短裙,她一度掙扎反抗無效,在廁內慘遭強暴,還被賤男拍下過程,她亦自此認清賤男真面目,決心分手,並在網上追查有否其他人受害,結果給她找到不幸遇上同一位賤男的多名女苦主,包括遭騙去六位數字的B小姐。

據B小姐所知,連同賤男的真正女友及一些新受害人,至少有十名港女不慎向賤男借錢,還被拍下裸照及性愛影片。她稱,賤男不是以真名結識她們,故在答應成為戀人前,都無法對他「起底」,至分手後聯合其他受害人的力量和齊集資料,始追查到賤男的真名,並揭發他在2013年因以裸照威脅前度女友性交,被裁定刑事恐嚇罪成,判監4個月。該些受害人驚悉事件,都感到十分恐怖。

由於受害人被賤男掌握了裸照和影片,又不時收到賤男傳來不知明的女性不雅照片,一旦向賤男追債或報警,恐被公開發布裸照。B小姐透露,有人便曾收到賤男的「恐怖」短訊,聲稱若要他身敗名裂,他必定會反擊,她說:「賤男講過,就算佢要坐監,返出嚟都要我哋個個有事。」此外,賤男在收到A小姐委托的律師出信追債時,他亦發難向受害人傳送短訊,以掌握「終極武器」在手,「警告」女方不要報警,令一眾受害人感到無助。

A小姐更稱,賤男對她造成的打擊和創傷,令她對愛情失去信心,曾數度萌生死念,她因想起家人,及時懸崖勒馬;她亦知悉有其他受害人曾企圖自殺,幸被制止。A小姐說:「我好希望有人可以教訓賤男,等佢唔好再呃其他女仔,亦要佢好好向我哋道歉,把尊嚴還返畀我哋!」

Source: 壹週刊